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色笑话  »  金鳞岂是池中物(26)

金鳞岂是池中物(26)

  第二十六章 逼"良"为娼(上)
  蓟门桥东南部的一片出租房,住的大部分都是外地来京的务工人员。本来有不少的路灯,不知被谁家淘气的孩子用石头砸碎了不少,还有很多是因为无人维护而自然损坏的。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几盏还在工作,可它们根本无法阻挡无边的黑暗将这里吞噬。
  马上就要12:00了,几条鬼影出现在其中一个小院门口,看了看门牌号,"老大,是这儿吗?"被称为老大的人点上一颗烟,打火机的光亮中映出大胖带着狞笑的脸,"就是这儿,正对大门的那间房,大家手脚利落点。"往院儿里扔了块石头,没有动静,"没狗,上吧。"一个小个子向后退出几米,往前冲了几步,矮身上窜,一下扒住了墙头,双臂一用力,整个人就消失在墙内,看身手还真是练过几年。
  大门从里面打开了,等在外面的四个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。院子里一点灯光也没有,看来住在这儿的人都睡了,寒冷的天气是最适合睡觉的。
  正屋用的是暗锁,大胖向先前翻墙的小个子一仰头。小个子拿着一根铁丝在锁里搅动了两下,门就开了一条缝,原来他还是个溜门撬锁的好手。
  胡二狗裹在大棉被里,正舒舒服服的做着好梦,突然感到被子被一把托掉了。刚一睁眼,马上有人捂住了他的嘴,一把冷冰冰的尖刀贴在他脸上。
  "不许出声,要不然就宰了你,听懂了就点点头。"有人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。胡二狗赶尽点了点头,紧接着被拉下了床,双手被紧紧捆在背后。
  屋里的灯被打开了,才看清面前有四个陌生男人,都是一脸的凶像。背后还有一个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刀锋很利,有自动向肉里钻的感觉。
  "照片在哪儿?"为首的人问道。胡二狗很聪明,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"大哥,我不认识你们,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。"大胖从兜里拿出一张照片看了看,"是胡二狗吧,错不了。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,你是不会合作了。坛子,把他的脸花了。""好。"拿刀的那人一声答应,手里的"攮子"(刀子)就移到了胡二狗脸上。"别……别,就在床下。别伤我的脸。"有这张脸在,就有吃饭的本钱,一听要毁自己的容,胡二狗立刻就招了。
  大胖在心中暗暗佩服侯龙涛,来之前他告诉自己,只要用毁容威胁他,肯定水到渠成。开始还不太相信,觉得这手只对女人管用。现在看来,自己的这个四弟还真是挺有先见之明的。
  从床下搜出了三个鞋盒子,一盒里全是胶卷和女人的裸照,另外两盒中竟然都是百元的大钞,足有小十万块。"你他妈还够有钱的啊,做鸭子很有赚头嘛。"大胖把钱盒儿扔给边上的两个人,"待会儿全带走。"胡二狗一看他们要拿自己的钱,可比杀了他还难过,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勇气,突然向大胖冲了过去,"把钱还给我。"大胖带来的这几个人,最少都有八、九年的街边"架龄"了,要对付一个反绑着双手的鸭子,那可以说是绰绰有余的。
  刚刚冲出了两步,就被两个人架住了胳膊弯,再难近前分毫。"妈的,要钱不要命啊?"大胖走过去,照准胡二狗的小肚子就是一拳。大胖身高一米九几,体重二百多斤,拳头就像两个铁锤一样。挨上他一下,后果不言而喻。
  胡二狗连叫都没叫出来,只在喉咙中发出"呃呃"的两声,大量的口水从嘴里流了出来,看上去就像要呕吐一样。"这丫那怎么这么恶心啊。"一个手下会意的从后一揪胡二狗的头发,令他抬头向天。
  大胖又是狠狠的几拳,两个架着胡二狗的人突然一起撤了手,他的身子就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上了床。大胖跟过去,一脚踩在床上,"那辆雅阁呢?"胡二狗脸色惨白,满身的虚汗,像一条离了水的鱼那样,张大嘴不住的喘着气,哪儿还有力气回答。"操,不开口是吧。拉起来,我再给他来一套‘必杀呕吐拳’尝尝。""在……在……蓟门小……小区……东里十……十号楼前面……"胡二狗可不想再当沙袋了。"坛子,去把车开来。"拿起床头柜上的一串钥匙扔给坛子,上面挂着一个车门的遥控器。坛子边往外走边嘟囔着,"可挺老远的,你妈的,停门口不就完了。"可在这种地方,财不露白才是明智的选择。
  要说几个人的动静也不小了,八成也有邻居听到了,可入室抢劫、复仇打架在这里是司空见惯,早就形成了一种默契,事不关己不劳心,这样就不会惹祸上身了……门头沟的大山中,一个废弃的采石场的仓库里灯火通明。从外面看幷没有什么特别,可仓库里有一面新砌起来的砖墙。墙的外面只有几张普通的沙发,一张长桌,十几个小痞子正在喝酒聊天。